中國西藏網 > 文史

鄉愁藏韻:12年之約——雞年再上孜珠寺(下)

陳丹 發布時間:2020-03-06 09:3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17年,我聽聞孜珠寺雞年法會又要開始了!6月底,我迫不及待地約上幾位好友,啟動了第二次“孜珠寺雞年法會”之行。


圖為2017年的孜珠山

  回想起來,12年前的路況真是艱難,2017年,全西藏的路況都大有改善,自駕游已經很輕松,上孜珠寺的路也拓寬了,而且,這次沒有下雨,抵達山腳一路順利。汽車拉出一條土龍,從山腳一直開到接近山頂的地方把我們放下,再返回停在山下,然后由專門為法會而設的中巴車來接駁人群。

  當那些陡峭的山峰進入視線,心中升騰出一種親切感。孜珠寺是一個很古老的寺廟,是第二代藏王穆赤贊普時期修建的,已經有兩千多年歷史了。到了第三十七代藏王赤松德贊時期,苯教遭到了致命的打擊,為了統治的需要,赤松德贊對苯教實施了壓制性的強硬措施,為了達到在吐蕃只奉行佛教的目的。從此,苯教一蹶不振,不得不退避到邊遠偏僻的地區,來保存自己的微薄勢力。


圖為峭壁上的修行小屋

  “宗教本身是不可能有什么沖突的,只是被政治利用了而已……現在是佛中有苯、苯中有佛,藏傳佛教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在苯教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苯教后來的發展也吸收了很多佛教的內容。”原西藏社科院院長夏玉平措次仁先生告訴我。

  佛教與苯教經過相互斗爭,為了適應生存需要都從對方吸取了某些東西,佛教積極發揚和利用苯教宗教儀軌和護法神方面的東西,而苯教在教法儀軌上得到促進變得完善。不過,丁真活佛卻有著這樣的見地:

  “其實教派并不重要,沒有任何意義。只是現在人們對苯教有些誤解,因為他們沒有看過苯教的經文,只是傳抄苯教教義,我覺得苯教的文化思想比教義更為重要”。


圖為轉山道

  丁真活佛全名丁真祖譜俄色,是孜珠寺第一代活佛穆邦薩東大師的轉世,為寺廟的第43代法嗣。在為寺廟修了那條上山的公路、在寺院建立了四所修學佛法的學校、恢復了一座被毀的經堂之后,丁真活佛的下一個心愿是想把苯教的重要經文《古象雄大藏經》全部翻譯成漢文,讓更多人去了解苯教的文化及當時的社會背景。

  而今,苯教融合了很多佛教的東西,從表面看來二者幾乎沒有太大區別。但仔細看就會發現苯教還是保留了一些獨有的宗教習慣,最明顯的區別是:藏傳佛教轉經的方向是順時針,而苯教正好相反。


圖為孜珠寺的法器

  這主要是兩者佛經的裝載方式不一樣。苯教是字頭在里,字尾在外,所以轉經按字頭方向。而裝藏佛教轉經筒里的經書,其字序正好相反,所以形成不同的兩種轉法。區別還在有些法器上,比如苯教用一些手鼓、大鼓,特別是他們用的鈴鐺,和佛教佛事所用法器的形狀不一樣……

  孜珠寺在外界流傳最廣的是古老的“裸體神舞”,說它在藏區是獨一無二的。我12年前那次來,就是為了一睹其神秘的風采。當時的神舞場面給我的印象極為深刻。

  神舞儀式將在早上10點開始,我提前15分鐘來到化妝的地方,見許多年輕喇嘛腰間圍了獸皮,在往彼此身上抹油彩,從頭抹到腳,抹完后戴上不同的面具,陸續奔向大殿前的廣場——神舞儀式就這樣熱熱鬧鬧地開場了。


圖為2005年的孜珠寺宗教神舞

  神舞的主要內容是地獄里的審判,有善惡二神,分著黑白兩色的衣飾面具,那十多個身上涂滿各色油彩的是“小鬼”,他們押住一位“罪人”,嗚啦啦叫喊著一通“協助審判”后就沖入人群,佯裝追打罪人,嚇得人們哄笑著四散奔逃……最后小鬼們抓住那個被審判過的人奔向天葬臺,熱熱鬧鬧地將他“天葬”……坡上坡下、人群內外足足要跑半個小時。

  這就是諸多資料上所描述的神秘詭異的孜珠寺“裸體宗教神舞”。神舞是根據《桑阿林巴說閻羅十判善惡經》編排的,簡稱“極樂與地獄”。主要是向人們宣揚善惡的標準和昭示各自不同的結局。沒有人們訛傳的那般奇異,反而充滿了活潑和生氣,很生動的一種原始宗教舞蹈。現場數萬人都被感染了驚懼和歡樂的情緒,既興奮又刺激,哪怕中途又下起了雨,人群也不曾散去。類似這樣的表演我當天看到了兩場,其他還有一些著裝隆重的跳神表演,與平日消災祈福的跳神舞相似。

  12年后,這神舞經過了大力度的改編,服裝、道具、情節都有所完善。首先,場地換成了水泥地面的廣場,不再是以前的泥地山坡;其次,僧人們都穿上了不同顏色的緊身衣,不再是涂滿油彩只圍一塊獸皮的半裸身;再次,面具都重新制作得更精致;最后,劇情也規整了許多,而且按照《桑阿林巴說閻羅十判善惡經》,足足表演了十場不同的審判。

 
圖為改良后的神舞

  總的來說,2017年的神舞更完整、更精致、像舞臺劇,但是在我看來,12年前那種粗曠、豪放、原始的美,更有魅力。

  這雞年的法會是苯教徒一生中最為重要的節日,按照他們的說法,這個時候來到孜珠山的所有人都會有所收獲,所以住得再遠的苯教徒都會不辭辛勞舉家前往,來求得他們所祈望的解脫或是福氣。這次我沿著轉山的路線轉了整整一圈,還爬到了位于最高最陡峭的山峰上活佛的修行洞,從高處靜靜觀察孜珠山。

  12年間,孜珠寺的路修寬了,扎倉和僧舍都多了,僧人也增加了不少,《古象雄大藏經》翻譯項目已經完成了12部,寺廟增加了養老院和孤兒院,法會活動更豐富了……能目睹這些變化,真是很讓人喜悅的。


圖為2017年作者與丁真活佛的合影

  了解歷史的意義在于,了解自己的文化基因,知道自己的來處,方能不至迷失,不管身在何處、繁衍多少代人,族人終能找到回家的路。

  下一個雞年,應該是2029年,我會再來。(中國西藏網 文、圖/陳丹)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江苏11选5-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