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追思已故的“您”——值得敬佩的《格薩爾》學者楊嘉銘

巷欠才讓 發布時間:2020-02-26 09:22: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作為《格薩爾》文化研究工作者,驚聞楊嘉銘老師駕鶴西去,心里非常難過,真的不愿意相信楊嘉銘老師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

  2015年年初的一天,閱讀了一篇關于視覺文化方面的文章,使我開始思考現代語境下《格薩爾》史詩的傳承形式,以至著手搜集整理《格薩爾》唐卡、《格薩爾》壁畫、《格薩爾》石刻、《格薩爾》雕塑、《格薩爾》藏戲等視覺文化時有幸結識了楊嘉銘老師。《格薩爾》學術研究成了我與楊老師相遇的橋梁,有幸拜讀楊老師2003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琉璃刻卷——丹巴莫斯卡<格薩爾王傳> 嶺國人物石刻譜系》《西藏格薩爾圖像藝術欣賞》(上、下)等專著,發表在《中國西藏》雜志上的《尋訪<格薩爾>石刻》《石渠<格薩爾>文化探索之旅》,以及《格薩爾造型文化論綱》《格薩爾圖像藝術的新開拓》《格薩爾圖像的基本類型》、《松格嘛呢——格薩爾的寄魂城》《石渠格薩爾文化探索之旅》《一部展示偉大史詩 <格薩爾>的精美畫卷——藏族英雄史詩 <格薩爾>唐卡述評》《關于英雄史詩主人公嶺 格薩爾王是否有原型的討論》《<格薩爾千幅唐卡>繪制紀實》等文章,愛不釋手。讓我深深感受到一個研究者的卓越才華、一絲不茍的專業精神以及對該領域研究的深度和廣度,很多關于《格薩爾》圖像文化的文章中都能找到楊老師的考察情況和相關考察資料的身影,為后人研究格薩爾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可以說楊老師是《格薩爾》圖像文化研究的奠基者。

  我與楊老師相識于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格薩(斯)爾》圖像文化調查研究及數據庫建設”開題之日。2018年年初,接到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青措老師來電了解到,楊嘉銘老師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需推薦《格薩爾》圖像文化研究課題組成員,得知此事,我積極對接并參與了此項工作,這樣一來,我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史詩《格薩爾》中的視覺文化的數字化保護與研究”的基礎資料范圍也能夠得以充實和擴大研究。與楊老師簡短溝通后,楊老師也非常贊同我參與進來。

  2018年3月22日至24日,應楊老師相邀本人參加了由西南民族大學武侯校區老師擔任首席專家的2017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英雄史詩《格薩(斯)爾》圖像文化調查研究及數據庫建設”開題報告會暨研討會。當我們趕赴會議舉行地西南民族大學時已過晚餐時間,然而楊老師一直與我們保持聯系等大家共進晚餐,到餐廳后由楊恩洪老師介紹我們認識。直到今天依然清晰記得,楊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那么熱情,那么客氣,是一位低調且有內涵,值得尊敬的大學教授。

  會議的議程,第一天上午是在西南民族大學武侯校區召開的2017年五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集中開題報告會,來自全國各地的100余位相關專家學者參加了會議。之后舉行了各自專題的開題會議。楊老師作為首席專家介紹了課題的總體設計和課題組成員結構,以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原副總干事格勒為組長,周大鳴、楊恩洪、李建平、郝文杰為成員的專家組給予了高度評價并一致同意開題。

  圖為2018年3月23日,作者在西南民族大學與楊嘉銘先生合影

  下午,圍繞專家評議組的相關建議和意見,項目組繼續就項目開展工作召開了會議,就2018年度和2019年度上半年的工作做了具體安排。會上,楊老師介紹了在基層調研和資料提供時的幾個細節,讓我深受啟發,受益匪淺。比如,進行《格薩爾》圖像文化調研時,不僅要從圖像的形成和緣由進行探索,還要對圖像的色彩、結構、人物形象、服飾以及圖像的大小等都要做詳細記錄。會后,我要求與楊老師一起合影留念,老師爽快答應了,不曾想那張照片竟成了我們之間唯一的留念。

  會議結束已是傍晚,楊老師關切地說:“年輕人喜歡吃麻辣食物,我讓楊藝帶你們去吃成都的麻辣火鍋。”如此貼切的關懷,讓我記起了那段文字——“對待朋友猶如春天般的溫暖”,絲絲暖意涌上心頭,久久不能自拔。楊老師的女兒楊藝一樣熱情好客,一路上不斷與大家分享研究成果,毫無保留。自那以后,我與楊老師在工作研究中經常保持聯系,久而久之我從老師那里得到了很多,受益良多。

  記得每次通話,楊老師都會輕聲地喚我:“巷欠啦……”每每想起,依然環繞在耳邊,記憶猶新,特別溫暖。因此,我對老人家無比的崇敬。合作中,老師讓我負責青海片區《格薩爾》圖像文化的搜集、整理、數字化工作,還特別強調了必須親自去拍攝并了解塔爾寺大金瓦殿的格薩爾王壁畫。還說,“這是作為青海《格薩爾》圖像文化資料中必不可少的研究。”

  為了完成此項艱巨的任務,我多次與相關人員聯系,2018年4月3日,與青海省《格薩爾》史詩研究所的副所長、研究員娘吾才讓、研究員索加本一行3人在相關人員的陪同下前往塔爾寺進行格薩爾王壁畫的調研工作。4月19日,再次與全國《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諾布旺丹研究員、青海省《格薩爾》史詩研究所原所長黃智研究員等一行4人再次調研。回來后,我認真整理了資料并將選好的照片發給了楊老師。后期,為了完善資料,楊老師安排我寫了關于塔爾寺格薩爾王壁畫的文章。該壁畫的文字資料寥寥無幾,善于藏文寫作的我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和了解它的價值,決定用漢文撰寫此文,并在《西藏藝術研究》刊物投稿,雖然還未發表,但也圓滿完成了楊老師生前所交辦的最后一項任務。

  回想起2018年年底按課題組的要求,我撰寫了個人工作完成情況和給楊老師提供資料情況的詳細報告之后,楊老師在電話那頭高興地說:“長江后浪推前浪,年輕人要努力,以后要靠你們傳承、保護、研究《格薩爾》文化。”還說:“一定要記住,百聞不如一見,有時間必須下去調研,多掌握第一手資料,只有走向田野,進行田野調查,才能搜集到珍貴的、鮮活的第一手材料,得到新知識,填補空白領域,從而定論未定論的觀點。”老師的良言時刻鞭策著我,一有時間就用腳掌丈量田野,杜絕閉門造車。

  2019年10月26日,參加了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和西南民族大學主辦,在四川成都舉行的“第三屆全國格薩爾研究西南基地學術論壇暨格薩爾學文獻館揭牌儀式”。開會時為了方便觀看PPT,我的座位調至會議室左面的空缺處,與楊藝同桌。此次會議的主題是“格薩爾圖像標準化”,這方面楊老師是權威,最有發言權。但參會期間,我一直未見到楊老師的身影,便向楊藝詢問楊老師的近況,楊藝說:“父親在醫院,不方便過來”。由于次日清晨就要返寧,不能親自探望病榻上的楊老師深感遺憾。但是,楊藝代父親熱情款待了我們課題組成員共進午餐,期間進行項目進展情況的溝通。用餐之余提到楊藝精彩發言的內容是關于她與楊老師合著的論文《國外<格薩(斯)爾>圖像調查研究綜述》,其內容非常全面、廣泛,讓人回味無窮,當時我提到了用藏文進行編譯,該想法得到了楊藝的大力支持。

  今早,從降邊嘉措老師發布的《沉痛悼念嘉銘同志和曉文同志》一文中得知楊老師已離世的消息,很震驚,不知所措,他們的離去我非常痛心,正如降邊老師給我發微信所說,“他們兩位都是好人,都為《格薩爾》事業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我的基本觀點是:一切為《格薩爾》事業做出過貢獻的人,我們都不應該忘記,都應該記住。”為表追思之情我便將降邊老師的這篇紀念文章發至本人的“格薩爾數字平臺”上,格學界紛紛表示哀悼的同時都深感惋惜,并表達了悼念痛惜之情。

  確實,楊老師的離世是《格薩爾》學界乃至藏學界的一大損失。我會永遠記住您,您雖然未曾教授過我,但是您高尚的為人和淵博的學術造詣始終激勵著我前行。今天是藏歷新年的除夕,疫情期間的人們在家中慶祝著節日,微信群和朋友圈不斷更新新年圖片、短視頻和祝福。然而,老師的離世,令我的思緒沉浸在回憶中久久不能自拔。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今日緬懷恩師,他日定以老師為楷模,不斷深入研究,不斷出彩出新,以告慰老師的在天之靈。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江苏11选5-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