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露八分”,一種孤獨的方言

范慧琴 發布時間:2020-03-02 11:26:00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在北京密云的古北口鎮,有一種獨特的語言現象。例如,小尚遇見小張,小尚問:“慌里慌,你干啥去?”小張則答:“高高在,我那老婆老馬上就旭日東了,我趕緊去找我那春種秋,買點兒撕皮裸。”

  外地人聽到這樣的對話會一頭霧水,不知所云。其實這里用到了當地的“露八分”,顧名思義,就是說話時將四字格的第四個字隱去,只說出前三個字,而最后一個字才是真正要表達的意思。前面對話中“慌里慌”的意思是“慌里慌張”中隱去的“張”(即指姓張的某人),“老婆老”的意思是“妻”,“旭日東”的意思是“生”(諧“升”音),其他依此類推。

  “露八分”大約產生于清朝初期。當時的古北口是軍事要塞,官兵眾多,客商云集。他們在應酬、娛樂等活動中,會玩一些小游戲來喝酒助興、逗悶打趣、調節氣氛。“露八分”正是產生于酒桌之上的一種語言游戲。由于當時居住的多是識文斷字之人,且不乏文人雅士,這種詼諧幽默、智慧有趣的游戲便逐漸流行開來。

  “露八分”一般是臨場發揮、隨機應變,不講究嚴格的規范,因此,用到的四字格主要是成語,也包括一些固定格式。隱去的第四個字可用本義,也可用諧音之義,例如“吉星高(趙)”“夫唱婦(隋)”等。具體來說,“露八分”有以下特點。

  內容豐富,涉及面廣。“露八分”常用來稱呼人,古北口鎮河西村一百多個姓氏都有對應的“露八分”,如“出口成(張)、二龍戲(朱)、擊鼓罵(曹)”等。其次是親屬稱謂,如“嫌貧愛(父)、劈山救(母)、笑語歡(哥)”等。第三是身體部位,如“獨占鰲(頭)、增光露(臉)”等。此外,衣物、飲食等也會用到“露八分”,如“隨襠尿(褲)、吃糠咽(菜)、撕皮裸(肉)”等。

  形式靈活,組合多樣。同一個字的“露八分”形式可以有多個,例如表示姓“何”,可以說“氣壯山/不謀而/心平氣/無極奈”。還可選擇褒貶色彩,例如,指眼睛,既可說“舒眉展(眼)”,也可說“丟人現(眼)”。根據表達的需要,還可以采用組合的形式,例如,表示“岳丈”,可用“嫦娥奔(岳)”和“龍頭拐(丈)”組合,表示“國道”,可用“保家衛(國)”和“成仙得(道)”組合。

  運用自由,信手拈來。“露八分”運用于日常交際,可以自由替換句中的某個字或詞。例如,兩個人見面,一人問:“張冠李,干啥去?”另一人則答:“我看看我那劈山救(母)去。”究竟哪個字或詞用“露八分”,用哪個四字格,通常是即興發揮、隨用隨想。用什么樣的“露八分”往往跟說話人的知識儲備、靈活應變能力等相關。

  含方言俚語,蘊地域文化。密云方言跟普通話差別很小,但“露八分”中仍然反映出一些方言特色。有些“露八分”所諧之音為方音,例如“春種秋”的意思是“叔”,諧“收”之音。“嫌貧耐(付)”中“耐”為“愛”,也是方音。還有些形式是方言俚語,例如“希大馬(哈)、嘎七碼(巴)、撕皮裸(肉)、疙瘩擼(蘇)、提拎甩(褂)”等。這些詞語來源于生活,貼近百姓,帶有濃郁的鄉土氣息。

  古北口是著名的歷史文化古鎮,“露八分”主要盛行于清朝經濟文化繁榮時期,隨著當地軍事重鎮功能的減弱,“露八分”的使用人群也逐漸減少,從而演變為追求風雅、喜歡逗趣的一些人之間的獨特交流。在傳媒高度發達的今天,人們的休閑娛樂方式豐富多樣,“露八分”等傳統的語言游戲正瀕臨消亡。筆者在實地調查中了解到,目前全鎮會使用“露八分”的只有十幾個老人,他們還曾為當地小學生開課,編寫相聲段子等,積極普及和推廣“露八分”,希望發掘傳統文化的當代價值,使這些蘊含獨特魅力的地域文化得到保護與傳承。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大河文明的思想創造

    在長期的農業文明中,黃河文明和文化具有很強的傳承性、連續性,同時在質和量上又產生了一系列的變化。黃河文明的思想文化、哲學、學說、觀念和信念蘊含著一系列為中國人提供動力和創造的重要精神和重要價值。[詳細]
  • 黃河學視野中的漢字

    18.jpg
    從殷商晚期的甲骨文、金文到周秦時期的篆系文字、六國文字,還有秦漢以后的方塊漢字,包括古隸、八分隸、魏碑、楷書,各時期的漢語文字資料豐富完備。[詳細]
江苏11选5-首页